147小说 > 修真 > 这个世界很危险 > 第六百零八章 他是这个人间值得的温暖与美

第六百零八章 他是这个人间值得的温暖与美

“你……”

寒雪的脸庞,一下子变得毫无血色,惨白如纸。

“怎么,不想走吗?如果你不想走的话,我不介意把你,也留在这里。”年轻男子打量着寒雪,挑唇一笑:“我很乐意效劳的。”

“啊……”

看到男子的笑容,寒雪就如似看到最可怕的东西一样,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恐惧,尖叫一声,一下子跌倒在地上,然后顾不得狼狈与仪容,抱起地上的妙天真,连滚带爬地向远处跑去。

“对了,替我给你们山主带句话,过几天,我说不定会亲自登门拜访骑龙山的。”年轻男子看着逃跑的寒雪,忽的轻笑一声。

正逃跑的寒雪身子一颤,什么话也未说,只是逃跑速度更快了几分。

等寒雪的身影消失不见后,年轻男子方才慢慢回头,看向王胜奎等人:“现在,轮到你们了。”

“多……多谢前辈的……救……救命之恩,晚辈等感激不尽。前辈有何吩咐,我等定万死不辞。””

王胜奎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道,生怕一不小心触怒了眼前的年轻男子,然后被对方一巴掌给拍死。

虽说对方救了他们,但谁知道对方打得是什么算盘,且像这种魔头,大都喜怒无常,心思最难琢磨,上一刻还和你谈笑风生的,谁知道下一刻会不会翻脸不认人,妙天真就是前车之鉴。

“万死不辞啊!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

年轻男子似笑非笑地打量了王胜奎等人一眼,所有人顿时一个激灵,噤若寒蝉,背后浸出涔涔冷汗。

“好了,开个玩笑,你们也走吧。”

就在众人惶惶不安时,年轻男子淡淡一笑,挥了挥手。

“啊?”

王胜奎等人一愣,面面相觑,他们先前都已经做好了跪地求饶、为对方卖命,甚至是等死的打算,结果对方却只是让他们滚蛋?

是他们听错了,还是对方在耍他们?

所以,一时谁都没敢动弹。

“怎么,舍不得走,想留下来陪他们?”年轻男子戏谑地看了一眼地上的童川等人。

“不是……”

“多谢前辈,我们这就走。”

“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孙博、齐叔等人回过神来,连忙向年轻男子道谢,然后拉着马匹等,就准备

离开。

“头儿,我们走吧,就别在这里搅扰前辈的清静了。”

齐叔看了一眼还在原地的王胜奎,焦急地叫了一声。

王胜奎看了一眼年轻男子手中的小诡怪,犹豫了一下,还是咬了咬牙,拱手道:“多谢前辈救命之恩,晚辈就不打扰前辈了。”

说罢,王胜奎转身即走,也未再看一眼那个小诡怪,他生怕再多看一眼,就忍不住替小诡怪求情,再度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麻烦,他不怕;

死亡,他也不惧;

只是,他不能再连累自己的兄弟与朋友。

所以,他走得很快,走得很决绝,生怕慢一步,自己就会改变主意。

不过,他也打定了主意,等将兄弟们送到了安全的地方,他就回来,替小诡怪求情,纵然万死,亦在所不惜。

只是希望,那时候,还来得及吧。

不,一定来得及的。

……

伏龙兜内,小诡怪既不挣扎,也不闹腾,只是看着远去的王胜奎等人,清澈的目光中,有开心,有眷恋,有不舍,亦有平静、安然与不舍……

就仿佛见见惯了世间的喧嚣与红尘,待回首,仍只是自己一人而已。

“怎么,舍不得那个人,还是觉得那个人没有再替你求情,有些失望?”

年轻男子将伏龙兜的小诡怪提了起来,微笑道。

小诡怪自然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仍旧望着那个王胜奎等人离去的方向,一如过往的无数日子里,他看着那些来来往往之人离去的背影。

他的眼睛仍然纯净,如涤静了整个世界的污浊,使整个喧嚣、浮躁的世界都平静了下来,只是那缕纯净,却让人心疼。

“小东西,我叫叶青,你叫什么名字?”

年轻人,自然就是叶青。

他是五天前抵达仙人泉的,他自大年初一离开北幽后,便一路向北,一边修炼,一边赶路,没有固定的路线,没有既定的计划,随性而来,随心而行。

然后,他就意外遇到了仙人泉,也意外遇到了这个小诡怪。

他第一次看到小诡怪时,是他在仙人泉洗脸的时候,当时他在岸上,小诡怪在泉里,探出脑袋,用清澈明亮的目光打量着他,脸上满是欣喜与高兴。

当然,小诡怪当时处于一种隐身

和不可见状态,别人很难发现他,只是他精神力异于常人,所以才看到了小诡怪。

当时,他觉得那个小诡怪没有恶意,就故意当作没看到。

然后,当他洗脸时,小诡怪浮在水面上,静静地看着他;

当他喝水时,小诡怪轻轻晃着脚丫,于泉水中荡开层层涟漪,咯咯笑着;

当他坐在树下吃干粮时,小诡怪跟着他来到了岸上,在他身边跳来跳去,咯咯咯地笑着;

当他修炼时,小诡怪就安安静静地坐在一旁,有样学样,陪他打坐;

当他晚上睡觉时,小诡怪就会爬到他头顶的树上,晃荡着小脚丫,帮他驱赶蚊虫;

当他第二天准备离开时,小诡怪则露出依依不舍的神情,目光失落而悲伤;

而当他又意外返回时,小诡怪则兴奋地在泉水中打着滚,故意将泉水拨开一圈圈涟漪。

就仿佛,他是他朋友一样,为他的出现而惊喜,为他的离开而伤心,为他的回归而开心。

纵然,这个朋友,看不到他,甚至,也感觉不到他。

只要他能看到对方,就很满足,就很开心。

后来,又有一伙商旅经过,露宿仙人泉。

他发现小诡怪,喜欢热闹,喜欢有人吹嘘仙人泉的故事,喜欢听江湖的逸闻趣事。

每当那些人喝酒玩闹时,小诡怪就会趴在泉边,看着他们,咯咯大笑;

每当那些人讲江湖的逸闻趣事时,小诡怪就会趴在泉边,安安静静地听着;

而当那些人离开时,小诡怪就会显得很落寞,目送他们离开,然后自己漂浮在水面上,随波逐流,一圈又一圈。

或许,在没有人经过时,他就会像这样躺在仙人泉中,独自看着空中的悠悠白云,等人来,送他们离开。

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

人类的悲欢离合中没有他,但他却会因为人类的悲欢离合而伤心快乐。

他在仙人泉的几天里,见证了小诡怪的欢乐,见证了小诡怪的悲伤,也见证了他的孤独。

他是快乐的,但也是孤独的;

他是自由的,但也是无奈的;

他是美好的,但也是悲伤的。

但无疑,他是这个人间,永远值得的温暖与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