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都市 > 赘婿神王 > 第七百六十三章 献祭!

第七百六十三章 献祭!

叶宁已经很久,没有过这种感觉了,对她仿佛天生,就有一种亲切感,那种亲切感,非常的紧密。

不知不觉,叶宁的眼角,竟然湿润了。

鼻子也一阵发酸。

我这是怎么了?

哭了?

他有些惊愕,旋即皱起眉头,擦拭眼角的泪水,叶宁其实猜测过,这个红毛的女人,可能和自己,有一定的关系。

更大胆的想过,她就是自己的母亲。

可之前的一些蛛丝马迹,已经证明,母亲已经死在密地里了,所有秦族的人,都死在了里面。

叶宁认为,母亲和秦族上下,被人当做炮灰,送进了密地!

当年到底是谁,让秦族一夜之间消失,又是谁逼着,母亲和秦族上下,去探索密地关于长生的线索?

单凭一句话,就可以让一个族群,一夜之间,举族消失,甚至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和关注。

足以证明,这件事的可怕!

整个华夏,能有这般权利的,估计也就只有,站在巅峰的那位老者了,但是他是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来的。

如果真是他干的……

叶宁,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没有在继续,往下猜测下去。

同时他又想到,那四个老者所说的话,不禁让叶宁,细思极恐,甚至他怀疑,四大宗族的人,可能插手了。

尤其是现在,华夏的权利,到了交接的时候!

有人想要鱼跃龙门,再往上爬一爬。

人人都可以是,北荒战神,你未必不可被替代!

这句话看似是警告,其实让叶宁内心,已经埋下了猜忌的种子,甚至让他,去主动的怀疑那位。

叶宁很清楚,自己能有今天,和那位有一定的关系。

但并不完全和他有关系!

今天这一切,是他靠自己,一双铁拳打出来的,叶宁并不需要,所谓多大的权利,或者多高的地位。

他想要的,只有一个真相!

古先生,曾对他说过,这泱泱华夏,上下五千年,历史一直都在上演,人间惨剧,也一直都在发生。

只不过,你没有站在那个位置,看不到罢了。

我们可以尊敬历史,也可以成为,历史车轮下的尘埃,但绝不允许,被一些所谓的假象欺骗。

例如有些人,只让你看到,他们想看到的。

为了让你相信,这些东西是存在的,是具有真实性的,他们可以,费尽心血,去营造一个美好的假象。

会不断的去,给你灌输,长生的思想,多么的美好,多么的快乐,让你失去了,独立思考的能力。

一旦长生的思想,再华夏全面绽放,那将会是人类的灾难!

到现在,叶宁依然记得,古先生曾给他,举的那个例子,这个例子也让他,一直坚守自己的本心。

那个例子很现实!

非常的残酷!

甚至可以说,充满了虚伪。

我们暂且,把这个例子的主人公,暂定为小红花。

假设小红花,发现了一个事情的真相,她想要去阻止,或者去上报,可路上遭遇到各种人的阻拦,想要弄死她,让她消失。

突然有些人,出手相助,把小红花从那些恶魔手中,救了下来。

小红花本以为,自己逃脱了恶魔,可以活下来,没想到,那些救她的人,比那些恶魔更恐怖!

当一件事的利益,牵扯到众多人的时候,那些人就不会在乎,你所想要上报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那都不重要了!

所以没有人,会在意真相是什么,毕竟这个真相,只关乎到一个人,和那些大的群体并没有关系。

他们想要的,只是让叶宁闭嘴!

阻止他去找到真相,不管用什么方法,无论多么卑鄙无耻,甚至恶毒下三滥的手段都可以使出来。

只要叶宁,不去阻止,长生实验的计划。

走到这一步,叶宁内心,其实早就明白,长生的计划,光靠东海王族,和孟家根本无法实现的。

这里面肯定涉及到了,一些惊天动地的大人物。

叶宁回过神来,瞳孔冰冷,杀气激荡,那些曾经利用母亲,让自己的寿命,得到了延续的人,已经尝到了甜头。

所以他们想,故技重施,再次上演,人间惨剧,想要把自己的妻子和孩子,关进长生实验的牢笼。

从而再次,通过这种方式,达到长生!

“来人!”

“属下再!”

两个地狱阁死士,单膝跪地。

“把人弄进来!”

“是!”

顿时,两个地狱阁死士,爬到了窗户外面,把王秋芬从外面弄了进来,然后叶宁让江尘先把人拘押起来。

等医院的事情结束,在对王秋芬进行问话!

“宁哥。”

与此同时,萧晨站在门口,轻声喊了句。

叶宁,步伐轻盈,小心翼翼,生怕吵醒,浅雪和岳母,还有几个孩子,然后来到走廊外面。

“傅南全都撂了!”

“傅清风,去燕京秘密见的人,正是项族的老祖宗。”

“按照他的意思,这个项族的老祖宗,二十年前,本就该死了,没想到缺诡异的活了下来。”

萧晨,恭敬的解释道。

“原因?”

叶宁问他。

萧晨,继续解释道;“二十年前,秦族举族消失,这个命令,可能就是,项云生和中天海那边,某位巨头的杰作。”

“他们逼迫,秦族交出,您的母亲!”

“但是秦族态度强硬,拒绝了这个要求。”

“那个时候,您母亲怀有身孕,可没想到,当晚中天海那边,一纸密令,就下来了,如果秦族,不交出您母亲。”

“就全都陪葬!”

“秦族为了,躲避这个灾难,于是举族搬迁,东躲西藏。”

“可一年后,您母亲分娩,在逃亡中,还是被人追上,秦族上下,死伤过半,全都被灌硫酸而死……”

“并且和您一母同胞的妹妹,被那些人夺走!”

“然后……您的妹妹……就失去了消息。”

“傅南所说,不到半年……”

“您的妹妹,就被献祭了,也就是宁哥,当初被遗弃的那晚,那个不足一岁的女娃,被带到了苗疆。”

“她被扔进了,那炼丹炉,活活的被烧死,沦为了祭品。”

“项云生,二十年前,之所以没死,就是因为,服用了一罐神秘诡异物质。”

“那诡异物质,是由密地内,部分的物质,和您妹妹的精血,通过那炼丹炉,焚烧四十九天演变而来。”

叶宁,冷冷道;“也就是说,我还有个亲妹妹,但是她再二十年前,就已经死了,是这个意思吧?!”

“是……这个意思。”

萧晨点头。

“是的,因为他们发现,宁哥的母亲,和战神妃,都是同类人,一样可以,沦为长生实验的药引。”

“当年的事,已经无法还原,很多证据,都已经被毁灭。”

叶宁,双目冰寒,胸腔有怒焰沸腾,原来自己,还有一个亲妹妹,只是很可惜,二十年前就死了。

沦为了祭品!

他恨欲狂,血气汹涌,一拳打碎了墙壁!

叶宁不敢想象,那惨烈的一幕。

一个只有,不足一岁的孩子,连话都说不清楚,还未享受,这世间美好,就被恶魔扔进炼丹炉,活活的被烧死。

最后成为了,那些人腹中,延续寿命的东西!

他现在恍然明白,难怪第一次,见到叶慕婉的时候,会那么强烈的排斥,如果是自己的亲妹妹,两人不可能翻脸。

一个幼年女孩,刚降生没多久,都没记住,自己妈妈的容貌,就被人强行夺走,在懵懂无知中,便失去了生存的权利。

叶宁一想到,刚刚那红毛女子,想要触摸,自己的脸庞时,那双温柔的眼神中,是那么的不舍和留恋。

可最后他躲开了。

如果她真的是母亲,可密地中死的那个人,又是谁?

是替死鬼?

还是说,那红毛女人,不是母亲,只是母亲身边,一个关系比较亲密的人!

如果按照这样,浅雪和母亲是同类人,那么自己的女儿和儿子,最后的结果,也只会沦为祭品。

当长生大势所趋,历史的车轮,从新碾过,谁又会在乎,这些祭品,是叶宁的妻子和孩子呢?

毕竟人都是自私的!

如果一旦爆发,叶宁继续阻止,甚至会被人,认为是华夏的罪人!

会把他钉在耻辱柱上!

给他扣一个,阻挡华夏新文明进步的绊脚石!

人性的可怕,叶宁早已经,再冥狱中领教过了,所以他才想要,把这个长生计划,提前扼杀在萌芽中。

“那个女杀手说了什么?”

叶宁冷漠道。

萧晨沉思道;“她说王秋芬,是长生计划中的一环,当初战神妃,因为车祸流产,还有马云霞之事,都是她亲手策划。”

“包括战神妃,被人暗中替换,也是她策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