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都市 > 霸婿当道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可否坦诚?

第一百一十九章 可否坦诚?

傅天九请韩阡陌到家里吃饭,已经很意外了。

此刻,还提起傅千霜对他的感情,就更有些捉摸不透这个老狐狸想干嘛了?

韩阡陌在多个场合,都公开表示不鸟他傅天九。按照他那爱面子的尿性,怎么都不可能对韩阡陌如此客气的?

哪怕韩阡陌给他追回了三个忆的欠款,也不可能!

“哈哈,在韩兄弟眼里,我傅天九应该是一个被美色迷惑,连亲生女儿都不在意的男人吧!”

见韩阡陌不说话,傅天九有些自嘲的一笑。

“难道不是?”

韩阡陌可不喜欢什么弯弯绕绕,直接怂对。

“哈哈!”

傅千霜并没有生气:“做父亲的,哪有不爱自己子女的?”

“当然有!”

“叶家老太太就很偏心,我丈母娘就很爱钱......钱跟人性这个东西,是世界上最诡秘莫测的存在。”

韩阡陌并不认同。

当然,傅千霜所言,是大部分人。

“到了!”

“这个话题,我们边喝边聊......今晚请韩兄弟过来,是想与韩兄弟交心,不知韩兄弟可愿坦诚?”

说话间,傅天九一行人来到了一栋豪华如皇宫的别墅之前。

“哈哈!”

“既然这样,那就看老傅你的诚意如何了?”居然找韩阡陌交心,还要韩阡陌坦诚相待,真够奇怪的。

不过,这不正是韩阡陌的渗透计划么?

想查清三年前的事情,与傅天九的信任息息相关,不可或缺!

会客厅坐下,杨雪也来到了!

“杨雪,你来得正好!”

“你先陪韩兄弟坐会,聊聊天,我去换件衣服,很快就来!”傅天九立刻招手。

这一路走来,衣服都湿透了,很不舒服。

“好!”

杨雪瞪了韩阡陌一眼,还是坐下了。

“杨总这么讨厌我,也跑来作陪?”韩阡陌淡淡的一摆手,立刻道:“看来,杨总心里也没底,不知道是自己对傅天九更重要,还是傅千霜更重要!”

“你真够阴险的,张嘴便是挑拨离间。”

“如此厉害的人物,偏偏为傅千霜所用,而进入小小‘鼎盛集团’,没有图谋的话,我杨雪干脆一头撞死!”

杨雪冷冷的一摆手,很直接的回答。

反正已经撕破脸,她也没什么好忌惮的。

“当然有!”

“很可惜,我想是没有机会看到杨总一头撞死后的惨样了......真想知道,韩总躺下后是依旧风采照人,还是让人毛骨悚然。”

韩阡陌大大方方的承认。

这么多年了,韩阡陌早成卧底祖师爷了,这场面太小儿科了。

“你,你你?”

韩阡陌居然承认,杨雪当场语塞。

“杨总,你知道今日一见后,你给我的感觉是什么么?”韩阡陌微微一笑,继续开口。

“是什么?”

杨雪颇为好奇。

“言过其实!”

韩阡陌总结了四个字。

“你什么意思?”

闻言,杨雪立刻怒了。

“看看,又怒了!”

“就凭沉稳这一条,你就比不过傅千霜,更别提心机了。没有我,你也不是傅千霜的对手!”

韩阡陌微微一笑:“如果我是你,不仅不会抵制傅千霜,更会帮助她掌权。至少,在表面上得这么做,而你却恰恰相反。”

“你可知道,你现在在旁人眼里,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吗?”

“是什么?”

杨雪压制了怒火,再次好奇的开口。

“一个要夺取老公财产,害死老公女儿的恶毒后妈......傅天九刚刚有一句话说得很好,天下哪有父亲不爱自己子女的?”

韩阡陌打开了一个响指,继续道:“这么多年了,老傅都不跟你扯结婚证,只是给你一些股份是为什么?”

“好你个韩阡陌,又挑拨离间!”

“看来,不仅叶家小瞧你,整个东阳市的人都小瞧你了......就凭你的心机,要帮叶安云掌握叶家公司,在简单不过了。”

韩阡陌的话像一根刺一般,猛烈的刺着杨雪,但她不能表现出来。

“我只是陈述一个事实而已!”

“你太自视甚高,傅千霜没有回国,你自然一言九鼎。权势,地位让你看不清自己,更忘记了傅千霜才是集团的继承人。”

韩阡陌所言,没有任何挑拨的意思。

如他所言,他的确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韩阡陌,你不用枉费心机了!”

“我早就说过,我不是抵制千霜,而是在替九爷掌舵而已.......千霜若不引狼入室,而是用事实说话,证明自己的本事,我又何必费心?”

杨雪冷冷的一摆手,立刻辩解。

“多说无益,反正不关我的事!”

“至于你说的引狼入室,那就随你们认为了......哥没什么好否认的,我入‘鼎盛集团’的确有目的!”

韩阡陌一摆手,依旧坦诚。

坦诚到,让杨雪根本没有办法去分辨与揣测。

特别是韩阡陌的霸道,与人际关系,让人惊骇得不知如何形容。

据查,韩阡陌的确打了项万城。

昨天‘蓝巨星娱乐会所’之事,他们也得到了消息,连向昆阳这样的人物都对他尊敬有加,犹如一个小弟一般。

正因为如此,傅天九才忍下不满,邀请韩阡陌一叙。

“咳咳,咳咳!”

“韩兄弟,久等了!”

聊到这里,傅天九也换了一身清爽的中山装回来。

“没事!”

“跟杨总这样的大美人聊天,聊一夜也不无聊,就是怕老傅你吃醋,回头说她不守妇道。”

韩阡陌笑着一摆手。

“韩兄弟果然爱开玩笑!”

“你今早在会议室的玩笑,可把郭争那家伙吓到了.....离开公司,那是马不停蹄的跑来,急得一个大男人都要哭了。”

傅天九大笑着一摆手,毫不在乎。

“那就恭喜老傅了,没看错人!” 他反应,让韩阡陌颇为钦佩。

不愧是老狐狸,做事滴水不漏,比杨雪难对付多了,想从他身上挖出秘密,有点难呀!

一句话,既给了韩阡陌面子,更给了杨雪足够的信任。

“来来!”

“韩兄弟,我们先喝几杯,在慢慢交心......今天,我不是集团董事长,更不是什么爷,而是一个忧心的父亲。”

傅天九坐下后,立刻提了一杯酒。

“好!”

又用傅千霜说事,韩阡陌真有些看不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