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次元 > 人在木叶,暗部拷问忍者十年! > 第277章 这个本子扉页上的签名是宇智波富岳!(求订阅求月票)

第277章 这个本子扉页上的签名是宇智波富岳!(求订阅求月票)

霎时间。

鹿三此话一出。

全场陷入到了震惊当中。

在场的每个人都山中一族的暗部忍者,虽然他们没有找到什么关键的线索,但是他们均是读取了这里尸体的记忆。

每个人的脑海中都最起码有一个云隐村忍者的记忆。

他们全都知道。

最为关键的人就是那个云隐村的顾问。

只是……

他们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云隐村顾问在什么地方。

甚至他们都怀疑这些尸体里面究竟有没有云隐村顾问!

可是。

现在那个在他们看来并不起眼的鹿三。

居然直接站出来说那个完全被他们无视掉的骷髅头就是云隐村顾问的尸体。

这样的事情他们根本接受不了!

原本他们就觉得鹿三是在说谎,现在他们这种感觉变得更加明显了。

“拜托!你说谎也说个靠谱点的行不行啊!”

“这个骷髅头怎么可能会是云隐村顾问!”

“你这样忽悠团藏大人,对你没什么好处的!”

“疯了!鹿三已经疯了!”

“这怎么可能是云隐村顾问嘛!”

“……”

现场的这些山中一族的暗部忍者纷纷议论了起来,他们根本不相信鹿三的话,他们全都在这些云隐村忍者的记忆里面看到了云隐村顾问,但是他们绝不认为那个骷髅头就是云隐村的顾问。

议论之声渐渐变得越来越多。

令得原本安静的环境变得稍微嘈杂了起来。

“肃静!”

团藏低沉的声音响起,瞬间回荡在这间屋子里面,直接令刚才因为鹿三说话而感觉到激愤的这些山中一族的暗部忍者全都蔫了下去。

几乎是一瞬间屋子里就重新归于安静了。

毕竟。

这是里团藏的地方。

刚才他们因为听到了鹿三极为滑稽的话,从而没忍住自己,方才形成了刚才的局面。

屋子里面安静了下来之后。

团藏那颗暴露在外面的左眼,紧紧盯着那边铁架台旁拿着骷髅头的鹿三。

“鹿三,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是在说谎,那我不会怪你,但是如果你坚持说你是真的,你要想清楚自己要承担什么样的后果。”团藏冷冷的说道,从他言辞中体现出来的意思,俨然是并没有相信鹿三的话。

这样的一幕。

完全落入到青羽的眼中。

不禁感叹。

姜还是老的辣啊!

团藏这样三言两语之间,便将鹿三拿捏得死死的了。

就在刚刚。

青羽敏锐的捕捉到了团藏眼底深处突然迸发出来的那一抹潜藏得极好的期待。

这个骷髅头放在这边的角落绝对不是偶然!

这就是团藏设计的事情!

没有人比团藏更清楚这个骷髅头的身份是什么!

团藏只是在……

刺激着鹿三!

随着团藏此话一出,全场每个山中一族的暗部忍者看向鹿三的眼神中都流露出戏谑的表情,他们均是觉得鹿三就是在用说谎的方式来引起团藏大人的注意。

不仅如此。

这些人还有一个特别的心理。

这场任务的奖励太过厚重了!

以至于他们每个人都想要!

但是。

如果他们谁都没有能力接住这个奖励的话……

倒也不是不行!

大家可以全都不行,这样大家都有心里安慰,但是不能出现一个人突然出他行!

那个那个人就将会成为众人的公敌!

现在鹿三就是这些人的公敌,他们不仅仅是在嘲笑鹿三,更是不想看到鹿三踩着他们取得成功,这对他们来说是非常严肃的事情。

“我确定!”

鹿三重重的点了点头,可是他看到团藏的眼神,心里还是有点恐慌。

突然间。

他想到了旁边的青羽。

根据青羽那在本子上一直写的感觉来看……

应该是发现了什么记忆。

到了现在这个时候。

他已经顾不上去跟青羽竞争了。

毕竟他们两个人全都是一个人一个小队。

按照团藏要求的三个人一个小队来看,能够晋升的名额还挺多的。

仅仅是瞬息之间。

鹿三就想到了这里。

按照他的固有认知,他觉得青羽一定是察觉到了云隐村顾问的记忆。

现在青羽没有说话。

无外乎就是在等待他先说。

这样就可以后发制人!

不能给他这个机会!

现在就要拉着他一起下水!

这样方才能够占据全局的主动权!

“团藏大人,不止是我发现了云隐村顾问的记忆,青羽也发现了云隐村顾问的记忆!”

鹿三直接用右手拿着骷髅头,左手抬起向着角落处的青羽指过去。

顿时。

此话一出。

全场为之一震。

众人的心态开始发生了一些变化。

其中有些人还是觉得鹿三是在编造这些事情,现在只是又拉了一个人进来。

关键是被拉进来的那个人,也并没有什么说服力!

山中青羽!

这人简直比鹿三还要更废!

在场的许多人都见过青羽读取记忆,那简直可以说是吭哧瘪肚半天,记忆没看到什么,给自己累够呛。

当然还有一部分人的眼神微微发生了变化,他们隐隐觉得鹿三可能没有说话,毕竟鹿三的语气是那么的笃定。

若是只有一个人发现可能还有说谎的嫌疑,但要是两个人都发现了,那这件事情是真的的可能性就更大了。

再加上他们有些人从各自读取的记忆里面,都曾亲眼看到了云隐村顾问被起爆符惊起的火焰吞噬了进去,跟那些云隐村忍者一起葬身在火海之中。

一时之间。

众人的心思开始变得各不相同了。

不过。

倒是有一点相同的地方。

那就是包括志村团藏在内,现在每个人的视线全都聚焦在青羽的身上。

这让一直躲在暗处的青羽突然成为了众人注视的焦点。

“啊?”

青羽睁大眼睛,漆黑的眼眸中尽是懵逼之色,完全将那种傻憨憨的感觉演绎到了极致。

没办法。

他怎么都没想到。

他本来想送给鹿三一个机会。

却被对方甩到了他的身上。

论起装傻的能力。

现在他可以说是炉火纯青了。

“我……我知道什么?”

青羽仿佛是刚刚从溜号中苏醒过来,他傻傻的向着鹿三看过去,并且在感受到众人注视的时候,明显呈现出不适应的感觉。

青羽各种眼神和动作上的细节,被包括团藏在内的每个人都看在了眼里。

这样的一幕倒是让山中一族的众人心情大好。

没错!

这就是青羽!

根本不可能读取出任何的记忆!

你别说给他一个骷髅头了,你就算是给他一具完整的尸体,他都把持不住!

演!

接着演!

现在这个时候,青羽所表演出来的样子,反而被他们当做是最真实的反应,而鹿三所说的话,则是被他们当做了是在演戏。

“青羽,你发现什么记忆了吗?”团藏的视线落在青羽的身上,他的眼眸中闪过一抹疑惑,原本还很期待的心情,突然变得有些犹豫了。

这两位可以号称山中一族最没用的两个人!

现在告诉他这两个人从这个骷髅头里面读取到了记忆?

团藏本来还是愿意相信鹿三的,可是刚才鹿三的操作让他的心里反而是充满了不解。

“什么记忆?”

青羽怔怔的眼眸中写满了困惑,那种感觉就像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会将话题转移到他这里一样,整个人都有点傻了。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团藏的语气骤然变得凌厉了起来,他怒视着青羽,想要通过突然间早呢更加的语气让青羽现原形。

就在刚才青羽说话的时候。

他隐隐的感觉青羽有什么事情在隐瞒。

有一种不敢说实话的感觉。

团藏很相信自己的感觉,他对此向来很确信,只要是被他怀疑的人,要么被证明有证据被他杀了,要么没有证据依旧被他杀了!

“啊?!”

青羽再次愣了一下,他表面上看起来慌得一批,但是内心则是无比的沉稳,甚至还有点想笑。

有意思有意思!

这个鹿三还在这里拉出了一点点的插曲!

顿时让他觉得在这屋子里面的经历不那么枯燥了,不过现在还不是他暴露在团藏面前的时机。

就在这么一瞬间。

青羽像是反应过来了似的。

突然向着身旁不远处的鹿三看过去,眼神之中依旧充满了迷茫,不过更多的是流露出强烈的愤怒和不满。

“鹿三,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不是同队的人,你发现什么你就跟团藏大人说,你把我拎出来干什么,我又不知道什么东西……”

青羽不满的声音回荡在屋子里面,清晰的传入到每个人的耳中。

顿时。

引起了现场不少人的共鸣。

没错!

在他们看来……

鹿三就是在撒谎编故事!

你说你编故事就编故事吧,还把别人给拉下水,这就有点过分了!

一时之间。

现场的山中一族忍者们的心里开始偏向起青羽来。

他们已经明白了。

青羽根本就不是跟鹿三商量好的。

而是被鹿三泼了一盆脏水。

这事情若是没有处理好的话,怕是要被团藏大人处罚吧。

还真是无妄之灾啊!

想到这里。

众人开始心疼起青羽来了。

本来就没人选择他做队友,而且骷髅头又不会发现什么,可以说都放弃了这次任务,又被鹿三给拎出来鞭尸。

这样的画面。

就连负责这里的山中明都有点看不下去了。

不由得向前走了一步。

“鹿三,你要是有发现,就快点向团藏大人汇报,不要牵扯其他人!”

山中明冷冷的说道。

说完之后。

他走到团藏的身边,低声向团藏解释。

“他们两个人是最后遗漏下来的,每个人单独一队,并不是同队的队友。”山中明向着团藏解释道。

团藏在听到山中明的话之后,视线依旧还是聚焦在青羽的身上,只是看起来没有刚才那么的凌厉了。

“青羽,你什么都没发现吗?”团藏沉声问道,他死死盯着青羽,他总是觉得青羽有所隐瞒,这种感觉很强烈,并不完全是因为鹿三将青羽给指出来。

“团藏大人,您也太高看我了,就这黑骷髅脑袋里面连脑子都没有,我拿什么读取记忆啊……”青羽无奈的摊开双手,随后向着鹿三的方向看过去,说道:“既然鹿三这么厉害可以在没有脑袋的骷髅头上读取记忆,那还是让鹿三跟团藏大人说吧,我是没有这个本事!”

青羽此话一出。

众人连连点头。

包括山中明等根部的忍者也觉得确实是这样的。

但凡是个山中一族的人。

他们都是知道读心秘术的使用规则。

读取记忆的前提是那个人必须要有大脑结构,就算是大脑稍稍有些破损,读取记忆起来都非常的困难,更别说连脑袋都没有了。

现场那些组成小队的山中一族暗部忍者也连连点头,他们每个小队都看到过这个骷髅头,几乎无一例外的都觉得这个骷髅头是根本不可能读取到记忆的。

鹿三刚才站出来说那些话的时候。

他们的心里就充斥着不相信。

现在青羽的话那是直接说到众人的心坎中了。

“确实!确实是这样的!没有脑袋的人根本没有办法读取记忆!”

“鹿三你有话就说吧,拉着青羽算什么事啊!”

“我也觉得很奇怪,你们都不是一个小队的人,你怎么知道青羽有没有读取到记忆?”

“你是编不下去了吗?”

“没有必要这样吧!”

“……”

山中一族的暗部忍者们纷纷的站在了青羽这边说话。

其实严格的说……

也算是站在青羽这边!

更准确的是他们站在了鹿三的对立面上!

因为鹿三说发现了情报,想要通过这个晋升的途径改变自己的命运,这就引起了众人的敌视,以至于众人不愿意看到他这种样子。

这个时候。

团藏深深的看了一眼青羽。

他依旧还是觉得青羽有事情瞒着他,什么地方显得怪怪的,但是他又不得不承认青羽说的没有问题。

当下这个时间点上。

更有问题的那个人明显那边的鹿三。

随即。

团藏将视线转移到了鹿三的身上。

“鹿三,你说青羽也发现了记忆,可有什么依据吗,我刚才询问青羽,他可是说什么都不知道啊,你这样冤枉别人,可不是什么好事!”

团藏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他不是生气。

而是故意演给鹿三看的。

团藏能够看得出来,鹿三之所以表现成现在的这个样子,就是缺少经验和信心不足,他仅仅是一个质问,鹿三就把青羽给抛出来了。

既然在青羽的身上没有足够的理由进行突破。

那么就把这个疑惑加在鹿三的身上吧。

正因如此。

团藏再次对鹿三进行了质问,并且加上了愤怒的表情,就是要让鹿三将抛出青羽的依据说出来。

如果有依据的话……

那就刚好应验了他对青羽哪里不对劲的怀疑。

但如果没有依据的话……

则是恰好说明了鹿三是在说谎忽悠他!

不管是怎么回答。

这两个人都将会有一个人暴露出来!

这就是团藏的本领!

霎时间。

无数道目光全都聚焦在鹿三的身上,只是众人的眼神中不再是疑惑,而是强烈的嘲笑和戏谑。

如果青羽跟鹿三是同队的,两人商量好了一起演戏,那么这事情或许还能再糊弄一会。

把不是同队的人给提出来。

这不是在开玩笑吗?

你又不是人家肚子里的蛔虫。

怎么可能知道人家究竟有没有读取到记忆?

况且……

敢说能够在那个没有脑子的骷髅头里面读取到记忆的人。

怕是只有你鹿三了!

“团藏大人,事情是这样的,我并不是无端猜测青羽,虽然我们两个不是同队的人,但是我们共同该负责读取这个骷髅头的记忆!”

鹿三连忙解释起来,现在他已经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刚才那一瞬间的不自信让他将青羽给拉了出来,此刻他必须把这件事情给圆过去,否则根本没有机会来说出读取到的情报是什么了。

鹿三的这些话。

再次将众人的好奇心调动了起来。

在一道道视线的注视下。

鹿三继续开口。

“本来我也觉得无法读取记忆,但是我看到青羽在本子上写着什么东西,然后想到不久前他刚刚施展读心秘术去摸过那个骷髅头,我便猜测他已经读取了那个骷髅头的记忆,并且记录本子上!”

鹿三此话一出。

众人猛地深吸一口气。

这可不是简单的事情。

如果青羽也读取到了记忆的话……

那么这两个人的升职之路可以说是坐实了啊!

一时之间。

每个人的脸色都发生了细微的变化。

“我就是在青羽将记忆写下来之后,方才再次尝试去读取那个骷髅头的记忆,然后发现了在骷髅头的下面,残留有一点点的神经元,我从中读取到了记忆的片段,获得了一些重要的情报!”

鹿三的声音再次响起。

这些内容已经可以称得上是决定性的证据了。

就在他说完这些话之后。

他再次抬起手指着青羽,那张稚嫩的脸上写满了坚决,现在他为了升职已经不顾一切了。

哪怕他会在百般无奈之下把青羽也带动到一切升职,那他也在所不惜!

不管怎么说!

他都要抓住这个机会!

就在他的话说到这里的时候。

现场众人的视线随着他手指的方向,聚焦在青羽的身上。

“只要青羽将那个记录着他读取到记忆的本子那出来,然后我将我所读取到的记忆片段说出来,我说的内容和他所写的内容相差不大,这不就可以证明我没有说谎了!”

鹿三绕了很大一个弯子,最终想要指出的就是这个事情。

他必须要让团藏大人相信他说的是真话。

所以只好拉出青羽当做垫背的人了。

“我跟青羽全场没有这方面的交流,这一点大家都看在眼里,况且我所读取到的记忆片段里面有重要的情报,这种情报我根本没有必要去编造!”

鹿三的嘴依旧在进行着输出,不断抛出他觉得逻辑正确的论点。

其实。

这些还不是完全能够站得住脚。

但是……

无论是团藏还是现场一部分山中一族的人,他们都隐隐的相信了鹿三的话。

事到如今。

还这么坚持。

要么就是脑子有毛病非要求死!

要么可能就是真的发现了什么重要的信息!

可是……

让众人不是很理解的是……

鹿三你发现了情报怎么不在团藏大人进来的时候直接说,否要搞成这样全场瞩目众人怀疑最后在逆转而上呢?

他们并不知道。

这都是鹿三在团藏来之前思考好的。

从小到大。

鹿三都缺少关注。

他渴望得到目光的注视。

他希望能够成为全场的焦点。

他就是要等到所有人都没有发现任何情报之后,再说出自己发现了情报!

他就是要等到所有人都怀疑他在说谎,然后再将事情的真相说出来,狠狠的去打这些人的脸。

随着鹿三的话说出来之后。

众人的视线再次落在青羽的身上。

团藏那颗暴露在外面的左眼盯着青羽那还戴着的猫脸面具,眼眸中闪烁出若有所思的光芒。

“青羽,把你记录记忆的本子拿出来吧,既然发现了情报,就应该如实上报,藏着掖着可不是一个感知忍者正常的职业操守!”团藏沉声说道,他的语气中透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威严,显然是觉得青羽在故意隐瞒这些事情,刚好应了他刚才觉得青羽哪里不对劲的感觉。

全场山中一族的忍者们全都屏住了呼吸。

每个人看向青羽的眼神里都充满了古怪。

难道这个屋子里面藏龙卧虎?!

被他们山中一族认为是没什么大用的两个人,难道一下子翻身跳了上去?

这种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这里的每个人山中一族的忍者,都感觉有些措手不及。

“啊?”

青羽表现得愣了一下,其实他也不仅是演的,内心中确实也惊讶了一下,只是他将这种感觉表现得稍微更加夸张了一点点。

就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原因。

那个本子……

难道要拿出来吗?!

青羽面具后面的嘴唇抿了抿,全身每个细胞中都写满了拒绝。

“那个……”

青羽支支吾吾的样子,更是引起了所有人的怀疑,如果他从一开始就拿出来的话,或许大家觉得这个本子里面没有什么东西。

但是。

青羽也是这样。

他们也是觉得鹿三说的可能是真的。

“把你的本子拿出来让我看看!”团藏再次命令道,并且直接抬起了左手,摆出要本子的手势。

“这个……嗯……不太好……不太合适吧……”

青羽颇为无奈的说道。

现在他已经不是装出来的了。

而是最为真实的表达。

这个本子他最不想给的人就是团藏。

不仅是因为这上面写着忍者学校白老师的故事,当然这个也很社死,更重要的是……

这个本子扉页上的签名是宇智波富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