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都市 > 护花高手在都市- > 第2618章 这不是运气是实力

第2618章 这不是运气是实力

“你才死了呢!”

夏天一脸不爽地说道。

这三人的笑声瞬间戛然而止。

本来轻快的脚步也立时沉重了起来,不过还是踏进了房间,然后就看到夏天、阿九还有齐语诗安然无恙地站在那里。

“长星子,这是怎么回事?”那个胖和尚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他们怎么都没事!”

秃顶老者也是惊疑不定,不无疑惑地自言自语道:“不可能啊,没理由的。”

“看来还是低估你们了。”白须老道士倒是很快就镇定了下来,目光迅速扫视了一下四周,“竟然没被滴血奴杀死,你们的运气还真是不错。”

夏天懒洋洋地说道:“这不是运气,是实力。”

“呵呵,你不要告诉我,就凭你这点本事,能够识破我的滴血奴!”白须老道士一脸不屑地盯着夏天,“你顶多也就修行了个十几二十年,再怎么妖孽怎么天才,不管是修为还是医术,能强到哪里去?”

“如果夏天像你说的这么弱……”阿九忽然笑呵呵地问道:“那你不妨猜一猜,他是怎么从那些所谓的高手底下幸存的,你们的各种手段又是怎么落空的?”

白须老道士摇了摇头,冷声道:“无非是投机取巧、苟且偷生而已。”

“只能说他是个卑鄙无耻、奸诈狡猾之人!”另一个长着雷公嘴的秃顶老者鼠不住喝骂起来。

那个胖和尚也忍不住大声喝叱:“不过是一时侥幸,所谓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今日和尚我就要替佛祖收了这孽障!”

“统统回答错误。”阿九有些遗憾地摇了摇头,“是因为你们这些人总自命不凡、自以为是,从来都没有真正去了解过夏天,如果你们真的去了解一下,哪怕只有一点点,你们也不会用出这么蠢的计谋来。”

“九丫头你说得也不对。”夏天对阿九的说法颇有异议,一本正经地纠正道:“那些白痴打不过我,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我天下无敌。”

阿九点点头:“行了,知道你天下无敌。”

“呵呵,天下无敌,真是大言不惭!”白须老道士面露冷笑,不由得出言讥讽:“不过是识破了贫道的滴血奴,就觉得自己天下无敌了,你们也就这点格局了,不足为虑。”

齐语诗也不由得笑了起来:“你很可能会因为这四个字会出巨大的代价。”

“哼,要付出代价的人是你们!”白须老道士微一横眉,面露凝重之色:“今日便要我的两个师侄报仇!”

“你师侄是哪位?”

阿九看着这白须老者,随口问道:“你们又是谁啊?是不是先通报下名字,免得到时候给你们立墓碑都不知道刻什么字。”

“真是牙尖嘴利!”白须老道士嗤笑一声,不过还真就直接报上了名号:“贫道就是长星子,泰山派长老,凌千山和凌千山便是我的师侄。不管是夏天,还是齐家的人,今日都必须给我的师侄陪葬。”

“行,知道了。”阿九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又冲那个胖和尚道:“和尚,你又是哪位,跟夏天有什么仇?”

胖和尚感觉这气氛有点怪怪的,不过长星子都报了家门,他也不好例外,于是双手合什,喊了一声佛号。

“和尚我法号云盘,来自西域普渡寺。”胖和尚沉声回道:“仙云寺的云海和尚,是贫僧的知交好友,数日前他便是死在了夏天手中,今天正是和尚替好友雪恨之时。”

阿九点点头:“夏天,你可以啊,连西域的和尚都招惹到了,仇人果然遍布全国各地啊。”

“我没有仇人。”夏天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这些白痴不配做我的仇人。”

阿九最后看向那个秃顶老者,笑着问道:“这位雷公老爷爷,你又跟夏天什么仇什么怨呐。”

“你才是雷公呢!老夫姓言,是辰州僵尸门的长老!”秃顶雷公嘴的老者恶狠狠地瞪了阿九一眼,随即冲夏天喝道:“夏天,你可还记得辰州僵尸门的言子默吗?”

夏天撇了撇嘴:“我从来不记白痴的名字,更何况是已经死了的白痴。”

“你果然杀人无算,恶贯满盈!”秃须老者目露凶光,“他就是我的孙儿,在不久前的小仙界试炼中,他便是死在你的手上!这可是我亲自找亲历之人证实过的,你无法抵赖。”

阿九听着倒是有些奇怪,冲夏天道:“我记得纤纤曾经说过,小仙界试炼那会儿,好像出了点意外,好几个人都是死在天山派的人手里吧?怎么又变成你杀的了?”

“无所谓了,就算说不是我杀的,这帮白痴也是不会信的。”夏天掏了掏耳朵,颇不耐烦地说道:“他们要有那个脑子,就不会来找我麻烦了。”

阿九倒是颇为认同夏天的观点:“这倒也是。”

“夏天留给贫道,这两个女人你们速战速决,快快杀了了事。”长星子的耐心也耗光了,或者说刚才已经趁机做好准备了,低喝道:“上!”

话音未落,他们便冲着夏天三人冲了过去,只是各自一个走位,便把夏天他们三人切割开来。

长星子直面夏天,抬手一招,便把困在林沛秋尸身中的滴血奴给解救了出来,随即化作万点血滴,冲夏天激射过去。

“九姑娘,你跟和尚我倒是无甚仇怨,怪只怪你是夏天的女人,那便留你不得!”云盘和尚宽袖一扬,震荡着一股劲风,便拍向阿九。

阿九运起缥缈步轻轻退开,冷声道:“一个出家人,杀心这么重,手底下肯定也沾过不少人命了吧。”

“和尚我杀得都是该杀之人!”云盘和尚足下一蹬,胖乎乎的身体像是一朵略微有些重的云,竟然也飘动了起来,“你们便该杀!”

阿九不由得嗤笑道:“你这修的不是佛理啊,更像是歪理啊。”

“哼,那也轮不到你一个女子来教训和尚我!”云盘和尚一双胖乎乎的双掌,拍起一股罡劲,隔空轰向阿九:“死来!”

阿九身体轻如羽毛,轻轻一跳,便腾空飞起,躲过了这一击。

只不过,她身后站着的,恰好是那个秃顶雷公嘴的老者。

“死贼秃,你干什么?”言长老本来正打算对齐语诗出招,结果没来由地被吓了一跳,慌忙用手中的拐杖破开了这股罡劲:“看准了再打,要不是老夫警醒,怕不是要被你废了。”

云盘和尚摊手道:“此地空间太小,难免碰上。”

“行,那就出去打!”阿九笑了笑,身形一闪便到了外面的空地上:“喂,胖和尚,你敢出来吗?”

“既然你想死在外面,那和尚我便成全你!”

胖和尚见阿九的态度如此轻松,感觉受到了轻视,抬掌便把一侧墙壁给轰塌了,整个人像是坦克一般,冲阿九撞了过去。

“你还不动手?”齐语诗有些奇怪地看着言长老,发现他嘴唇微微抖动,好像在在念着什么。

言长老蓦地眼睛一瞪,眸子里亮出绿色的光,随即便见倒在地上的宋运奇和林沛秋,忽然直直地站了起来,双手伸得笔直,冲着齐语诗便跳了过去。

“嗯?”

齐语诗吓了一大跳,慌忙闪避。

只是,这两具僵尸像是装也追踪器一样,如影随形,一直紧跟着不放。

而且他们两人的手指还长出来了一尺多长的黑色指甲,锋利得如同刀片,稍不留神就会被削出一个大口子。

这种僵尸身上绝对是带了毒的,要是被他们的手指给碰到了,多半也会沦为僵尸。

齐语诗可是爱美之人,显然是不想成为这种行尸走肉的。

“看你能跳到几时!”言长老双掌摆出了一个极为古怪的手势,那根拐杖却悬在了双掌之中。

随着双掌渐渐收拢,差不多就要把拐杖给合在掌心了。

齐语诗也发现自己被那两具僵尸给包围了,已经避无可避了,只能想办法奋力一搏了。

“心火,起焰。”齐语诗忽然探手入怀,点了一下心口附近的几处大穴,随即并起右手的食中二指,轻抹朱唇,沾上了一丝血迹。

这时候,林沛秋和宋运奇这两具僵尸四手相触,把齐语诗彻底围在当中了。

“轰!”

正当两具僵尸想用指甲将齐语诗劈成两断的时候,忽然无端火起,眨眼间就把这两具僵尸给烧着了。

齐语诗趁机一个纵身跳了出去,轻轻落在了言长老的身后,食中二指顺手便占在了他的咽喉处:“别动。”

“你、你这是什么术法?”言长老眼睛里满是错愕的神情,有些无法接受这种现实:“那可是炼制的两具飞僵,虽然时日不长,但威力也足以胜过炼气期的修仙者,难道说你……”

齐语诗淡淡地说道:“你不用套话了,因为套了也没用,你马上就要死了。”

“我明白了,是齐家的修仙秘卷,你用的肯定是秘卷上的术法!”言长老蓦地激动了起来,身体都有些颤抖了,“传闻竟然是真的,这么说来,长生不死也是真的了,那我们这一趟可真就……呃?”

“呼!”

齐语诗懒得听他废话下去,直接用食中二指,在言长老的咽喉处划出了一道火口。

“啊!”

言长老顿时惨叫了起来,抬手想灭了喉间的火苗,可惜并没有什么用,因为他的血已经流出来了,而血液正是这种心火的燃料。

“嘿嘿,你以为这样就能杀得了我?”

正当齐语诗转身要走的时候,蓦地一个阴冷的声音在她的耳畔响了起来。

随即,一只拐杖直接重重地击在了她的后心。

“嘭!”

一道人影立时滚了出去,喷了一口浓血后倒地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