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科幻 > 穿成大佬的小仙女 > 35、【35】

35、【35】

上课铃响起来。

季让起身拍拍衣角的灰, “走了, 小傻子, 回去上课了。”

戚映听话地跟在他身后往教室走。

季让偏头看了她一眼, 笑:“还不跑快点,一会儿老师比你先进教室, 罚你站哦。”

戚映一听, 顿时紧张起来, 朝他挥挥手,一路小跑进了教学楼。季让盯着她飞奔的背影, 觉得好像哪里不对,又想不起来。

回到教室,老师还没来, 戚映松了口气, 赶紧在座位坐下。

她上节课已经跟岳梨说了自己听力恢复的事, 但是交代她暂时不要告诉别人,等这个周末去医院做了检查确定无碍再说。

岳梨一张小脸布满了激动的潮红,趴在她耳边偷偷问:“映映,大佬找你做什么啊?你跟他说了你能听到了吗?”

戚映摇摇头,在本子上写:打架被他知道了, 好丢人。

岳梨双眼发光说:“怎么会丢人啊!大佬的女人文武双全, 超酷的!”

戚映:“……”

老师走进教室,期中考的试卷挨着挨着发了下来,每节课都是在讲卷子。

戚映终于能好好听课了。

虽然耳朵还是时有杂音,偶尔嗡鸣, 她想大概是久闭的耳朵需要一个适应期,毕竟刚才突然能听见,她还觉得吵呢。

不过影响不大,应该很快就能彻底恢复了。

一上午的课老师都在讲试卷,枯燥又无聊,等到下午上课时,才终于等来一节体育课。

二班的同学就像出笼的鸟,撒着欢儿地往操场跑。

岳梨更激动,毕竟又可以见到帅气的沈老师,她每天来学校的动力已经从老陈牛肉面变成偶遇沈约了。

跑到操场的时候,看见沈约正在跟几个学生打篮球。

他球技好,身材好,一般学生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每次打完球学生们都嚷嚷沈老师欺负人。这次却不一样,只见沈约花式运球时,有一道劲瘦的身影一直拦在他前面。

等他跃起灌篮,对方一个盖帽把球给抢了过来,然后迅速回身运球飞奔,一个干脆的三分投篮,球进了。

终于看到沈老师吃亏,旁边一阵激动的欢呼。

沈约停下来,笑着说:“你小子,不错。”

季让笑了下,撩起球衣擦了擦脸上的汗,隐约可见腹肌。

周围的女生顿时一阵脸红,窃窃私语。

戚映和岳梨也在旁边看,岳梨起先看见沈约输了还有点不开心,待看见对方是季让瞬间就释然了。

毕竟是大佬嘛,厉害一点也是应该的。

沈约把外套捡起来穿上:“我去准备上课了,下次再打。”

季让点点头,走到球架下拎起矿泉水瓶灌了两口,很快空了。他不笑的时候看上去又冷又凶,那些想上前递纸送水的女生都迟疑着不敢上前。

然后就看见一个乖巧的小姑娘非常艺高人胆大地跑到他面前,把一瓶可乐递了过去。

众所周知,季让不爱吃甜的,当然也不喜欢喝饮料。

大家都等着看那女生出糗。

没想到季让不仅接过那瓶可乐拧开喝了一口,还手掌撑着膝盖俯下身来,笑着朝那女生说了句什么。

戚映眨巴眨巴眼睛。

她听见季让吊儿郎当地问:“老子打球的样子是不是超帅?”

她歪着脑袋看他,心说:是呀,超帅。

季让俯着身,视线和她齐平,离得这么近,闻到她身上甜甜的淡香。那目光笼着秋日薄阳,柔软得要命。

他喉结一阵滚动。

一滴汗水从下颌滴落,沿着喉结一路滑向衣领深处,周围几个女生捂着嘴尖叫,他并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有多a,只是盯着眼前小姑娘红润的唇,嗓音三分笑意,七分沙哑:“再这么盯着老子看,亲你一口信不信。”

戚映耳根瞬间绯红,渐渐蔓延到脸颊。

她伸手推了他一把,手掌挨到他湿透的心口,摸到肌肤滚烫的温度,还有激烈跳动的心脏。

季让被她逗笑了,他以为她是嫌弃他身上的汗味,忍住在众目睽睽下揉她小脑袋的冲动,笑着说:“下次再帅给你看,回去吧。”

他站直身子,挥了下手。

戚映红着脸转身跑回去。

二班已经开始集合。

那些捏着矿泉水没送出去的女生看着她真是羡慕又后悔。

早知道这么容易,自己也去送了啊!

岳梨就不一样了,她站在集合的队伍中偷偷看沈约,默默想,自己什么时候也能像映映这么勇敢,去给沈约送次水啊。

毕竟没有给暗恋的男生送过水的学生时代势必是不完整的啊!

体育课一结束,回到教室又恢复到没完没了地讲试卷中。最后一节课是班主任刘庆华的课,她也是先讲自己的语文卷子,快要放学的时候才宣布:“学校准备下周开秋季运动会,可以开始报名了,班长和体育委员组织一下。”

教室里顿时一阵兴奋。

之前他们就在讨论,这学期还有没有运动会,毕竟马上就要入冬,不知道是不是要拖到下学期春季运动会。没想到学校还是很人道,抓住秋天的尾巴,让刚经历了期中考的学生们来一场释放压力的秋季运动会。

大家对于参加比赛没啥兴趣,主要是运动会那两天不上课,可以尽情地玩。

岳梨往年都是对比赛项目避之不及,她不爱运动是出了名的。这次却比谁都积极,一放学就跑去问班长陈梦洁:“我可以报哪些项目啊?”

陈梦洁说:“你想报哪个项目都可以,都还缺人。”

岳梨以前没参加过,她不喜欢运动,连比赛都懒得看,挠了挠脑袋说:“那你给我推荐个吧。”

陈梦洁:“女生一千米长跑怎么样?在跑道上绽放你的青春,展露你的英姿。”

岳·傻乎乎·梨:“行吧。”

陈梦洁:“!!!”

哇,今年最大的比赛难题就这么轻易地解决了吗?岳梨是什么小天使啊!真想抱着亲她一口!

各个班都被运动会的消息惊喜到了,这一整天来自期中考的压力顿时消散了不少。

季让对这些不感兴趣,往年运动会都是逃课去网吧打游戏,收拾好自己的书包就要走。骆冰从后门跑进来,嚷嚷道:“让哥,跟戚映打架那几个人找出来了!不过他们好像已经放学走了。”

季让拎着书包,语气冷淡:“明天早自习之前把人带到天台来。”

骆冰:“得嘞!”

第二天一早,几个学生就被拦在了楼道口。屈大壮非常亲切地说:“同学,去天台聊聊呗。”

几个人脸色惨白,但又不敢反抗,教室都还没进,就被屈大壮一群人拎到了天台。

早晨的风带着凉意,卷着落叶吹过时,肌肤生寒。

上到天台时,看见季让等在那。

校服搭在肩上,斜靠着墙,看他们走近,勾起唇角,笑容三分讥,七分冷。

几个学生双腿发软,差点给他跪下了。

屈大壮几个人笑嘻嘻地拽住他们:“别啊,让哥不认儿子。”

季让也笑了下,弯腰从地上捡起一截旁边花坛掉出来的小树枝,走到几人面前,用树枝拍了拍他们的脸,声音“温和”问:“听说你们昨天欺负小朋友了啊?”

几个人瑟瑟发抖,哆哆嗦嗦说:“真的不管我们的事,是她先动的手……”

季让一脚踹过去,脸色冰得吓死人,“她疯了吗无缘无故动手?”

中间那个矮个子男生经不住吓,哇的一声哭出来了,边哭边说:“让哥,我们错了,我们再也不敢乱说了。”

季让顿了顿,看过去,淡声问:“都说什么了啊?”

矮个子男生以为他在讽刺,不敢开口,季让一脚把他踹跪下了,阴声道:“让你他妈给老子重复一次,听不懂吗?”

那男生哀嚎一声,跪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说你作弊,说你拿钱买试卷,说你不学无术。我错了,我就是嘴贱,我再也不敢了呜呜呜……”

季让冷冰冰看着哭成一圈的人。

脑子里有什么念头,一闪而过。

他脸色变了变,急于去求证,懒得再跟这些人计较,转身走了。

早自习还没开始,走到二班教室的时候,戚映正背着书包在上楼,手里还捧着一盒牛奶在喝。

看见他,眼睛顿时亮了,小跑着上完楼梯,跑到他面前来。

季让绷着嘴角,喉咙有些发紧,若无其事笑了下:“牛奶好喝吗?”

戚映下意识点了下头。

然后就看见季让的脸色变得古怪起来。

半晌,他咬着牙问:“小傻子,听得到了啊?”

一副要揍人的样子。

戚映吓得连连摇头。

季让差点被气笑了:“还他妈摇头,听不到你摇什么头?!”

戚映抿着唇不敢动了。

季让太阳穴突突的跳,他抬手按了按眉心,一副生无可恋的语气:“什么时候开始听到的?昨天看成绩的时候吗?”

戚映不敢再骗他,小心翼翼点了点头。

季让开始回想,自己昨天都说了些什么。

——老子打球的样子是不是超帅?

——再盯着老子看,亲你一口信不信。

——下次再帅给你看。

…………

他不想活了。

作者有话要说:  刚才断网了,以为是路由器的问题,结果是没网费了,缴了网费才连上,抱歉让大家久等了。

第二更在晚上八点左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