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科幻 > 穿成大佬的小仙女 > 42、【42】

42、【42】

海一校霸身上的传闻太多, 真真假假, 最终成就了他无人敢惹的恶名。要是一条条去澄清, 不知道要澄清到哪年哪月, 那学习也不用搞了。

季让不甚在意,倒是拿回保护费的那十几个学生到处帮他正名。

听说季让还让他们把剩下的钱买了课外书捐给了希望小学, 简直惊掉下巴, 震惊之后纷纷表示不信:你们说的那是校霸还是感动中国三好青年?

季让没空理这些无聊的传言, 毕竟期末考试已经逼近了。

吴睿给他定的目标是进入年级前三百,他对比了下成绩榜上第二百九十九名的分数, 自己和他差了五十多分。再多背几个英语单词,多搞懂几个数学公式,应该就能追上了吧?

所以大佬最近安静如鸡, 一心只想搞学习。

除了吴睿继续给他稳固基础外, 还偷偷去刘尧之前给他介绍的老师那里补习。吴睿说了, 他不可能像其他学生那样慢慢学,别人都是三年积累,而他只有一年半的时间。

他得更努力才行。

于是以前混乱放纵的生活就变成了认真上课,放学补习,熬夜做题。

好在脑子聪明, 该背的该记的看两三遍就不会再忘, 相同的题型做过一次就不会再错。

夜没有白熬。

屈大壮看着自家大佬泛青的黑眼圈,不由得担心:“让哥,你的肾还好吗?”

季让:“???”

刘海洋:“让哥你去上课!我帮你打死这个傻逼!”

季让拿起自己的地理书和笔记本,“好好揍, 老子有奖。”

出教室的时候,后面传来屈大壮杀猪般的嚎叫。

阴沉了半个月的天气今天终于放晴,虽然还是冷飕飕的,但阳光从窗户照进来时,金色的光依旧能让身体产生暖和的错觉。

照得人想睡觉。

地理老师是个古板严肃的中年男人,低沉的讲课声音简直就是催眠神器。

季让昨晚写数学卷子写到凌晨两点,架不住昏昏欲睡,但戚映就坐他旁边,上课睡觉这种坏学生才会干的事他绝对不能做!

只能强撑着,用笔尖戳自己大腿。

没想到都9102年,头悬梁锥刺股的事还会发生。

两节地理课连上,下课铃一响,季让一头砸在课桌上,几乎是几秒之内就进入了熟睡。手里还握着那只粉色的笔。

戚映本来还想跟他交换笔记的,转头看到少年疲惫的睡颜,轻轻把本子放下了。

几缕阳光透进来,刚好落在他长长的眼睫上,照得皮肤好白,眼底的青黑更明显。这样子的季让,褪去醒时常常故作的冷漠,温柔得要命。

她微微倾身,靠他近一些,跟他面对面趴下来。

抬起纤细的手指,挡在他眉眼处,挡住那刺眼的光。

他呼吸好重,可能是睡姿不舒服,她垂下的一缕发丝被他的呼吸搅得晃动。少年身上有好闻的皂角香,没有烟味。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偷戒了烟。

她觉得好好闻。

上一次和将军挨得这么近,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那时候边疆骚乱,他总是睡不安稳,她容易惊醒,悄悄爬起来,手肘撑着枕头,借着窗外一缕清月看他紧皱的眉眼。

她好想替他分担那些让他烦心的事,可她什么也不会,只能在这样的深夜,轻轻低下头,吻他的眼睛。

将军总是第一时间醒来,他是习武之人,其实比她更容易醒。结实的手臂揽过她的腰,把她按进自己怀里,亲亲她额头,哑声说:“乖,快睡吧。”

后来边疆被敌国大规模入侵,将军披上战甲出征,一走就是一年。

再相见时,便隔着生死了。

戚映低低叹了声气。

上课铃在耳边乍响。

季让跟上了发条一样,一下睁开眼睛。

看见跟自己仅隔着三寸,面对着面的戚映。

她弯着眼睛在朝他笑,可眼眸雾蒙蒙的,泛着水光,像哭过。

好近好近,闻到她嘴上唇膏的甜香。

一股躁动从下腹直冲大脑。

他好想亲她。

按在怀里狠狠亲那种。

但理智告诉他,不行。这里是教室,周围好多人。

季让闭了闭眼睛,喉结一阵滚动,声音带着刚睡醒的沙哑:“下次再这么盯着老子,让你知道后果。”

他猛地坐直了身子,拿起桌角的矿泉水灌了几口。

地理老师走进教室,戚映慢腾腾爬起来,揉了揉自己有些酸疼的手臂,乖乖笑了下。

下午放学的时候,各班班主任就在班上宣布,从今天开始,高一和高二年级开放晚自习教室,让想在学校复习的同学们可以更好更方便地迎接期末考。

海一是高二下学期开始才有晚自习,高二下之前都不开放自习教室,每天放学按时锁门。现在开放晚自习教室,也没有硬性规定,没有老师监督,方便好学生复习外,也方便了坏学生玩闹。

就比如屈大壮,直接用手机连上多媒体的蓝牙,在教室里放起了电影。

谢天谢地他没有放黄片。

但惊险程度也差不多,他放的鬼片。

教室里本来还有几个复习的好学生,被他这么一搞,全部跑了。

屈大壮美滋滋的,把兄弟们全部叫来九班教室看鬼片,美其名曰:包场。

季让简直想打死他,拿卷子抽他的时候,屈大壮抱着脑袋乱窜:“我这是在帮你劳逸结合放松身心懂不懂!你再这么学下去,当心变成吴睿那呆头样!”

被叫来看电影的小弟们都兴致勃勃,又拉又劝:“让哥来啊,放纵啊,就这一次嘛!明天我们保证跟你一起好好学习!”

骆冰非常机灵道:“让哥,你是不是没跟你的小仙女一起看过电影?叫过来一起啊!”

大佬默了一下,心动了。

他给戚映发微信,问她要不要来九班看电影。

戚映消息回得很快:要~

没几分钟,戚映和岳梨就从前门探头探脑地进来了。

岳梨看了眼幕布上暂停的画面,惊叹道:“你们不怕教导主任过来啊?”

屈大壮洋洋得意:“我小弟跟我说他半小时前就开着车走了,放心,前哨都盯着呢。”

季让坐在中间的位置,朝戚映招招手。她乖乖跑过去,挨着他身边坐下,然后从校服口袋里掏出一把大白兔奶糖放在面前的桌子上。

小傻子居然还准备了零嘴。

笑死他了。

屈大壮兴奋道:“都坐好,我关灯啦,准备放映!”

话刚落,前门又走进来一个人。吴睿抱着书包站在门口,好奇地打量他们:“季同学,你不是说有道题不会做让我过来给你讲吗?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季让说:“骗你的,叫你来看电影。”

屈大壮一脸嫌弃地撇了吴睿几眼:“书呆子才不可能跟我们鬼混呢。”

结果吴睿推了推眼睛,非常兴奋地跑进来:“看电影啊?好啊!是什么电影啊?刚上映的吗?”

于是一群人关了灯,在教室看起了鬼片。

岳梨不知道是鬼片,开场bgm一出吓得唧哇乱叫,屈大壮从后边儿一把捂住她的嘴:“别叫!一会儿把老师引来了!”

岳梨又怕又想看,一只手捂着自己嘴,一只手挡住眼睛,从指缝看。

季让看了眼旁边的戚映。

她好淡定,眼睛睁得大大的,一边吃糖一边看得目不转睛。

大佬好失望。

她为什么不怕?

为什么没有吓得往自己怀里钻?

屈大壮选的什么垃圾鬼片,一点都不恐怖!

教室里时而传出几声尖叫,外面经过的学生好奇地朝里面打量,看到他们居然在放电影,简直惊呆了。

年级匿名群里很快就传开了。

牛批还是九班牛批。

没多会儿,潜伏在群里的学生会就把消息告诉了教导主任。屈大壮看到前哨发来的短信时,已经是十分钟后了。

屈大壮一蹦三尺高:“我草草草草,金轮法王杀回来了!赶紧开灯!快把多媒体关了!”

教室里顿时一阵兵荒马乱。

外头,教导主任已经气势汹汹地走上楼,直奔九班而来。

现在这些学生,简直胆大妄为不学无术!学校开放教室是为了让他们更好地学习,却被他们拿来搞这些乌烟瘴气的玩意儿!

必须全部抓出来!通报处分扣学分!!!

享有金轮法王称号的教导主任冲到九班教室门口,一掌推开了门。

然后就看见年级第一拿着粉笔,站在讲台上边写边大声道:“我们把天体的运动看成是匀速圆周运动,它所需的向心力就由万有引力提供。也就是f引等于f向,得出……”他仿佛这才发现站在门口的教导主任,推了推眼睛,非常惊讶地问:“周老师,你怎么来了?”

教导主任:“…………”

再看看坐在下面的这群学生,脸上认真专注的表情仿佛个个都是学霸。

教导主任缓了缓,艰难地问:“你干嘛呢?”

吴睿微微一笑:“我给他们补习呢。拉高我们年级的平均分,提升我们学校的升学率,是每一个海一学子刻不容缓的责任。”

教导主任:“…………”

这理由真是让人毫无反驳之力。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早上十点更~

-----------

看见有读者叫让哥季湘琴。

让哥被我抱住了,让你先跑五十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