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科幻 > 穿成大佬的小仙女 > 5、【05】

5、【05】

正式上课后,学校的食堂也开始运作,学生一般都在食堂或者学校周边的小饭店吃午饭。因为海一的食堂向来以干净丰盛闻名,大部分学生都会选择食堂。

下课铃刚响,班上几个调皮的男生就风一样冲出教室,数学老师已经习惯了这种场面,一边收教案一边打趣:“祝他们抢到这学期的第一份糖醋排骨。”

海一食堂的招牌菜是糖醋排骨,上过当地的美食节目。

岳梨已经流着口水跟戚映安利了一节课,见状也是不甘落后地拉着戚映朝食堂狂奔而去。

结果小看了这群如狼似虎的少年对于糖醋排骨的热爱。等她们去的时候盆子已经空了。

于是只好退而求其次选择了糖醋鱼丸。

午饭高峰期,到处都是人,等岳梨领着戚映打完饭菜,周围已经没有空桌子了。一般这种情况都是班级扎堆拼桌,岳梨也不例外,找到自己班上的同学,端着餐盘就往那边走。

其他饭桌几乎都满员,只有靠玻璃门的那张桌子只坐了一个人。

人来人往,别说坐了,看都不敢往那看一眼。

岳梨还在跟不远处的同学说话:“你们怎么又坐这啊,这靠近泔水区,味道好大!”

话音刚落,吵闹的食堂突地安静了一瞬。

岳梨吓得捂嘴,还以为是自己声音太洪亮,却发现周围人的目光都齐刷刷投向门口。她也回头去看,这一看不要紧,餐盘差点没端住。

本来跟在她身后的戚映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了季让对面。

海城一中谁不知道,季让从来不跟人同桌吃饭,连跟着他混的那群少年都不敢僭越。

季让刚进海一的时候,没有谁把这位据说不好惹的新生放在眼里。当时体校出身的高三扛把子很是挑衅地往季让对面一坐,被季让当着全校师生的面用装满热菜的餐盘砸了一脸。

扛把子暴起,又被季让打掉了两颗牙。

自那之后,所有人见他都绕道走。

岳梨差点吓疯了。想喊,戚映听不见,想过去,她又不敢。

整个食堂呈现出一种诡异的安静。

而戚映居然还朝对面的少年笑。

她心底其实有些不开心。为什么所有人都热热闹闹说说笑笑,将军却一个人孤孤单单坐在这边。

这些人误解他闲话他也就罢了,居然还排挤他!

简直太过分了!

季让夹菜的手顿在半空,有那么一会儿,没反应过来。

戚映眨眨眼,像是不解,甜甜朝他笑了下,然后低头开始小口吃饭。

她吃饭的姿势也很乖,长睫毛随着嘴巴咀嚼一上一下地翘,明明吃得很香,却一点声音也没有。

屈大壮刘海洋那几个就坐在旁边的桌子,大气不敢出,生怕让哥操起餐盘砸晕这个连头发丝都不能碰的特殊同学。

季让看了她半天,终于动了。

所有人倒提一口气。

然后就看见校霸大佬拿起勺子,舀了一勺汤,塞进自己嘴里,继续埋头吃饭。

全校同学:???

屈大壮用勺子重重敲了敲桌面:“看什么呢?不吃就滚!”

周围视线忙不迭收了回去,食堂再次恢复人声。岳梨艰难地迈着步子走到空位坐下,跟班上同学大眼瞪小眼。

学委黄博通问:“什么情况?”

岳梨一脸懵逼:“母鸡啊。”

班长陈梦迟疑着说:“可能……季让对特殊同学的包容心比较强吧。”

也对,毕竟他昨天还帮了戚映呢。这样看来,季同学还是很友爱很懂事的嘛。

那头,很友爱很懂事的季同学喝了几口汤,拿勺子的手渐渐握紧。像戚映能听见似的,低斥她:“不是警告过你离老子远一点吗?”

屈大壮探着脑袋:“啊?让哥你说啥?”

季让:“滚。”

屈大壮:“……哦。”

低头吃饭的戚映余光扫到对面的动静,下意识抬头,对上少年冷戾的目光。

将军看上去好凶。

是饭不好吃吗?

她将视线投向他的餐盘,里面明明有岳梨说的最好吃的糖醋排骨啊。这就奇怪了。

戚映想了想,拿起没有用过的勺子,将自己餐盘里的鱼丸舀了一个,伸手放到季让的盘子里。

季让:“???”

戚映无声说:“这个好吃。”

季让:“……”

他看懂口型了。

那目光纯澈得要命,像是在说,你快尝一口呀。

季让愣了一会儿,嗤笑了一声。他用筷子头将那颗鱼丸撇到一边,自语似的:“还他妈得寸进尺。”

他没吃那颗鱼丸,连饭都没吃完,起身走了。

屈大壮几个人抹了嘴巴赶紧跟上。

戚映望着他背影,心里有点难过。

这一世的将军,好像很难接触。

像全身都是刺。

她低下头,一口一口将饭菜慢慢塞进嘴里。

等季让走了,岳梨才敢过来。嘴角油都没擦干净,掏出手机打字给戚映看:映映,你知道季让从来不跟人同桌吃饭吗?上一个坐他对面的人被他打掉了两颗牙!

戚映:???

她后怕地捂住了自己的嘴。

对不起,是她错怪将军了!

将军一点都没有不好接触!甚至还对她手下留情了呢!

下午上课的时候,整个学校都知道了今天校霸大佬跟特殊同学同桌吃饭的事。毕竟风云级人物的一举一动都是枯燥学业期间的八卦素材。

女厕所里,几个女生激烈八卦:

——大佬昨天英雄救美,今天共进午餐,这是要恋爱的节奏吗?!

——不会吧?季让连薛蔓青都看不上,能看上那个聋哑人?

——可是特殊同学比薛蔓青好看啊。

——季让不是gay吗?

——???

——!!!

——喂喂喂,你们别瞪我啊,又不是我说的!大家私底下都这么传啊,说他对女生不冷不热的,告白通通不接受,听说薛蔓青都被他拒绝三四次了……

里间的厕所门吱呀一声打开。

薛蔓青面无表情从里面走出来。

八卦的几个女生对视一眼,匆匆离开。

一下午时间匆匆而过。

快放学的时候俞濯给戚映发消息:姐,今天我值日,你在教室等我会儿。

戚映回他:好的。

俞濯又说:听说你今天跟季让同桌吃饭了?你能不能别接近他啊,他真不是什么好人。

戚映这次没理他。

岳梨抄完戚映的笔记,跟她打招呼:映映我不等你啦,明天要听写第一单元的单词,我得早点回家复习!

戚映点点头,虽然明天听写单词她参与不了,还是把英语书拿出来开始复习,快一个小时后才收到俞濯的微信,让她下楼在教学楼外的绿植花坛那等他。

戚映收拾好书包,跟班上还在做卫生的同学挥挥手,离开教室。

下楼梯的时候,拐角处钻出来七八个学生。有男生也有女生,笑嘻嘻堵在楼道口,问她:“喂,小哑巴,放学了啊?”

戚映听不见,直觉他们的笑意不友善,皱着眉往后退。

旁边的人围上来,将她堵在中间。

为首的女生推了她一下:“话都不会说就这么会勾引人,要是能说话,是不是得把全校男生哄得团团转啊。”

几个男生哄然大笑:“别胡说,谁他妈要喜欢又聋又哑的残疾人。”

打扫走廊的学生朝这边看了几眼,为首的高大男生恶声道:“别他妈管闲事啊!”

那几抹视线匆匆收回。这一层是高二年级的教室,这个时间段几乎已经空荡下来,戚映不知道他们想做什么,又走不掉,急得快哭出来。

正不知所措,视线扫到楼梯走下来一个熟悉的身影,眼睛一下就亮了。

是季让。

围堵她的人也看见了,面上顿时浮现一抹惊惧,正惶然,季让跟没看见这有人似的,目不斜视走了过去。

几个人松了口气,戚映眼里的光芒瞬间黯了。

其中一个男生嗤笑,伸手去揩她的脸:“别说,就这张脸,做出这副楚楚可怜的表情,还真挺勾人的。”

戚映突然狠狠推了他一把。

她一直安安静静站着,任由他们欺负,突然发力,那男生也没预料到,他站在台阶上,重心不稳朝后一仰,脚跟绊倒台阶,摔了个结实。

几个人都愣住了,摔倒的男生大骂一句,气恼至极,飞快爬起来,抬手就朝戚映脸上打去。

手臂扬到半空,突地被捏住。

男生回头怒骂“我□□……”,待看见身后的人,见鬼一样将剩下的字憋了回去。

季让神情冰冷站在后面,修长手指几乎将男生的胳膊捏断了,在男生痛苦的表情中将他朝后一甩,只说了一个字:“滚。”

这群坏学生一哄而散。

戚映本来憋回去的眼泪一下就掉了出来。

季让低头看她,脸上露出不耐烦的神情:“哭什么?不是回来了吗?”

她哭得更凶。

他左摸右摸,口袋里什么都没有,最后从书包里掏出数学书,撕下一页,揉成团,翻来覆去几次,把纸张揉软了,才递给戚映:“别哭了,被人看见还以为是老子欺负了你。”

她接过皱巴巴的纸张,擦了擦眼角的泪。

季让又问:“你那个日天日地的弟弟呢?怎么不来接你?”

戚映抿着唇角,眼眶通红看着他。

季让受不了这眼神。

他收回视线,伸出两根手指将她的书包拎过来,朝下走。戚映赶紧跟上来,走了两步,季让低头看。

她果然又拽住了他的衣角。

那指尖莹润白皙,小心翼翼捻着小块衣角,像是生怕他不开心,力道轻得几乎难以察觉。

注意到他的视线,戚映手指一松,迟疑着放开了。

季让脚步顿了顿,将自己搭在肩上的校服袖子找出来,朝后递过去。

他不耐烦道:“拿去牵。”